花满心时亦满楼

就此别过(沛良x青萍)

一三是主公视角,二是长公主视角


先王早逝,朝堂如战场,他只剩下青萍相依为命。
他不动声色地坐于朝堂之上,她着盔甲立于屏风之后。
殿中各种阴谋阳谋,王的高位,看似华丽光鲜,然而背后却处处隐藏杀机。内有大都督战功赫赫,外有强敌虎视眈眈,他,只是个"昏庸无能"的主公。
从小便要藏住自己内心的喜怒哀乐,只有青萍是他黑白生活中的一抹光彩,她会向他撒娇,他也会宠溺地说一句"上朝呢",这时的他们不是沛王与长公主,而是像所有寻常兄妹那般,感受着亲人带来的的温暖。
在这乱世之中,唯有自己强大起来,才能保护自己与心中所爱。
第一步,方得是坐稳这王位。于是,他下了一步险棋,险中方能求胜。
"我也是你的棋子吗"
他不敢望向青萍的眼睛,那双眼睛太清澈,会让自己泄漏出心中的不舍与慌乱。


青萍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内心敬仰的那个兄长不见了。父母早逝,唯有哥哥最疼她。不因她是女儿身便把她困于闺阁,哥哥会教她骑马,送她弓箭,只因她说过自己喜欢。
可是现在,哥哥却要将她嫁给敌国将军做妾。往昔的亲情都是虚幻吗?
如若十五年的相依相伴都为假,那 什么是真?
"这卦象至刚至阳,没有女人的位置"
她不愿,不愿做一个可交换的牺牲品,不愿做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,可是,她也不愿兄长为难。
当她跑到竹林,对着兄长最信任的田将军说出那句"你敢不敢要了我"时,没有人知道她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。
果然,兄长震怒,将她从竹林绑了回来,冲着侍从发了最大的一场脾气:"看好长公主,在她成亲之前不得踏出房门半步。"
她看到,兄长似乎叹了口气,放缓了语调说道:"萍儿,别再让哥哥担心了,你先回去,剩下的再多等等好吗?"
她想,这是哥哥对自己做的最后的让步了。一颗不听话的棋子,果然还是让他为难了吧。
被侍从带下跨出殿门时她低声说道:"好,我不会再让你为难了。"
一阵风吹过,这句呢喃不知兄长有没有听到。


第二日朝堂之上,一切似乎都和往常一样,除了屏风后的那处空白,沛王望着空白心想:再忍几日,几日就好,待收复了境州再慢慢跟她解释,她应当会原谅自己的吧。
大雨连绵数日,整个境州城似乎都被笼罩在这片阴霾下,直到"境州破"的呐喊冲破云霄,似乎带来了一线光明。然而他心里不是满足,不是喜悦,只是前所未有的慌乱,似乎,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。
白布之下,青萍的脸色已然僵硬,却似乎还残留着一抹微笑。
"这就是你不再让我为难的办法吗?"
只可惜,他竟没听懂那句诀别

一阵恍惚,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在马背上笑的肆意的身影,却是在离他远去。
从此,江东再无沛国长公主。

评论(4)

热度(32)